搜书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0|回复: 23

[武侠仙侠] 琼明神女录肉戏合集加全番外 全站唯一!!!

[复制链接]

4

主题

820

帖子

8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54
发表于 2022-10-8 23: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题
! Y% C3 m+ Q( G# h# b# }/ O' P/ A4 {- ?3 F3 e
第一章 那年有个少女☆9 J. K$ w6 O1 ?& b  g( z
9 {: @6 \/ t9 a  L
7 _  L, W2 u6 N$ i! m

5 a4 J* u) m7 l
3 `. W( i" l4 T  M- b; F  w  他走到殿门口,终于停了下来,他听到了一丝异样的声音,他有些不确定,走到门口凝神细听。这一个月的修行之后,虽然他法力尚且低微,但是已经可以凭借极高的境界隐匿自己的气息了。
+ w% y7 D8 Z& M" p' X% T  ?* H2 d8 M: d) W  F
- b$ Y  L/ b- z1 S2 d3 g

3 J) ?+ z6 `% A0 d& |$ z; q/ f  他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一道道浅浅的呻吟声。; N8 U4 a, i* `# T" Q; B* C
+ T, [. @3 C+ q; m, O
; S. f8 O% b% e9 k) u
* s2 Y7 V  {5 r8 q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9 c% u- D& `  O

. `6 |: C: W3 n" j# Z" W* W, s5 |  W  v3 {

) m8 C3 j" |7 f, y  这里是碧落宫,那便自然是裴语涵的声音。
$ ?' v' [7 ?, Q! m" J8 Y1 r- T3 r9 \. D
3 \' N4 R8 q) g  E1 |9 A

' t- P" T# K3 q: {7 Q: R3 K$ G  那声音很低,很浅,像是溪石下暗暗流动的水,像是剑坪上无声落下的雪。
( N7 j' l: K; h2 C, `& z1 [# U0 K  M% \% h6 y

9 H# d5 I1 U* D+ w# r' ]9 b7 `2 k1 ?6 l! f7 I
  但是他却能听得很清楚,很真切,像是一记记炸响在耳畔的惊雷,因为他还听到了男人的声音。4 p4 k% @0 |+ h0 U' U  R& H
/ `' _$ n6 {. v) e" W

' J) s$ V# N; a4 Y/ s! z' ~3 A3 l7 t0 f4 V& M( c
  他细细地听着屋子里的动静,脸色微微发白。这是他出关以来第一次觉得道心震荡。他很快平复下心神,伸出的手在门前欲推又止,心中挣扎了许久之后,他终于轻轻地将门推开了一道缝。明艳而幽静的灯火随着浅浅的呻吟声洒落在雪地上,显得更为清晰。6 u% ?4 ?# P, ^& {& r# e4 p$ A. d7 R" n
( ]& R1 x* E" j; o

8 u& P/ O2 w4 n, l$ q0 o2 c% P' M% l1 G5 i; m
  那呻吟声极为好听,任何人听了都会想入非非。但是他却有些烦躁。5 R4 c# [  \3 n) t* o. s

8 f: D+ l( s4 {; k: Z  U( s5 c; t4 F+ C, K  @

5 d' \: W; D$ o; o3 v5 O; g  正当他犹豫要不要再把门推开一点之际,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啪啪啪的声音,那是肉体碰撞的声音,随着啪啪啪的声音越发激烈地响起,那本来只是低低的呻吟却也要急促了许多,虽然还是明显在刻意压抑,但是却再也抑制不住了。3 J3 v6 \4 f/ k7 A4 p

& X) y" W' t+ f8 L( h* _0 s: ]" \9 T+ v% K& P+ v
! F6 x) J2 _0 B: v; r) I
  到底是谁在里面玩弄自己的首徒?按理说裴语涵早就应该剑心通明,俗世的情欲怎么可能影响到她?
) V% K3 ~8 o  d5 ], _) V# b  L( {. I+ ~" h3 u7 {$ }
" E. Y  l' x0 J9 W( t5 W* E( j

6 c6 k, f# \( j' i% j  他压抑不住自己心里强烈的好奇心,缓缓将已经被推开了一线的门继续前推,他的视线越来越宽广,索性碧落宫不大,门推开了四分之一便几乎可以看到半个寝宫的构造。
# m9 Q; Q+ G& m' H, E6 V% x9 q% Q4 A1 I; ?
- W- t3 m8 r0 f( c3 J% o! v# \; }8 x7 k% L, K; p4 ^

8 W0 U8 v$ l" E& i/ m; @  入眼第一眼的是被灯火照亮的屏风,屏风薄如轻纱,分为四副,一副绘着仙鹤衔花,一副绘着仙女浣纱,一副绘着天凤祥云,一副绘着仙人洗剑。屏风绘画极其秀气,灵韵逼人。但是他的目光却没有去看那些图案,他的目光落在了屏风上晃动的人影身上,被人影照亮的屏风上,有一个男子直立的身影,而那秀榻掩映之后,也有一名女子露出半个身子的投影。
6 r& I  A& t8 r* \4 Q) t
/ v' b/ X4 y  B( z5 D6 Q1 p$ k) [. o
- {+ S& H+ e9 h
  烛火微微摇曳,那皮影戏一般投影在窗户上的影子随着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和女子好听的娇喘声不住地晃动。, F+ p) @* l/ O$ @
' H- Y. p) e* b) C$ j/ h
: d* }- C& T- D# I, v
7 I# D, s* }3 p0 {8 K
  那个男子不停地挺动着身形在身下的女子身上进进出出。
8 H- }. h9 p* U- ]
: v8 S/ z& ]& F8 P+ {3 u3 W. U, q. ~

5 w6 ~) @( g" R7 r8 l* S  「裴语涵,你好歹也是本州剑道魁首的剑仙,怎么这样不经操,我才动了几下,你下面就流了这么多水?什么寒宫剑仙,看来只是徒有虚名,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供男人操的母狗。」那人桀桀地怪笑道。
% e" E2 g2 H8 }" j3 \% `5 |% t% @, B; b' X) G

, e8 Y+ \7 J; ~4 G5 {/ M3 G" i: }, n; `' x" A& I
  语涵……果然是语涵,那个趴在秀榻上挨肏的果然是语涵。/ }8 y+ {3 v6 N9 e1 S
& E6 @% j& h* q
" M% L6 w# M& M* p, I) h
6 ?' n) T6 t4 o8 _' Q- k
  听这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觉得一阵眩晕,那个声音不就是……
: o  N, f3 E; s  F, T  G3 h3 P% u7 @8 O5 J

+ j" M* P& p  v# b7 X" ~' M- N, z
% [$ ^' p' D4 N% b4 s  裴语涵冷冷道:「季修,你们阁主叫你来到底商量什么事?嗯……如果有正事的话,你先说正事吧。其他的稍后再做也不迟。」
9 ~% Z% {+ b, ]' |; k* a( S& Y2 p' w% U9 ^- E) @5 I
7 z% m1 B. r$ v- L" L) u' |
$ M$ \' C- n2 w* Y5 r3 L$ }
  那人居然就是那天在山下遇到的中年人季修。季修这样的粗鄙人物怎么配得上语涵,语涵若是和他多说几句话他都觉得是玷污,可是此时此刻,语涵居然被这样一个人肆意玩弄身子,还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到底是因为什么?
- v- H( l8 n& v4 u. S9 H  o3 [4 D
* z: M5 ^/ ~% t2 @: Y# k" _7 x1 L! m; G& W
4 y, u; q; L1 A: S7 r
  季修怪笑道:「我不喜欢你这样的说话方式,你还弄不清楚你现在在轩辕皇朝的地位和自己的处境,如果你还想保住剑宗,就好好服侍本大爷,别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 p0 N# r) E6 V/ l6 n- [8 j% k" f5 G3 }( }

8 N6 N  D4 Y- N' f; ]
  Z/ d0 O3 V/ R1 {6 N+ t  说完这句他加大了挺弄的力度,整个香榻都被他的干弄弄得不停晃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l1 m$ H* L8 y% u7 {, [8 G3 _% l4 m

$ x% r! i* e' Z$ [9 H$ N( z
$ ~' s* _3 f$ }9 A! y* J9 g# H8 T8 D' f: [; K% j# o' `) K
  此时林玄言已经走到了屋内,他悄悄掩上门,绕到了屏风的后面。
# Q) [& r* F2 g9 B
) J" n; c  R1 u6 O! N  c
% ^% j5 _- t  @0 S9 v
; ?; y$ ~! s) g2 |  屋子装饰得简单而精致,那墨玉书案上撩着熏香,照亮屋子的仅仅是五盏形制统一的侍女捧杯状的古铜灯,烛火微微曳舞跳动,带着许多温香,窗前挂着花纹简单的竹帘,竹帘一般被火光照亮,打下斑驳的光,那些光落在书架上,像是雪花一般美丽动人。林玄言这才发现,这屋子的构造和自己当年的寝宫居然一模一样。2 w3 l7 X$ L6 @6 [. H/ P2 r
5 f- d$ Q* g: s7 o3 E# q5 U, F

/ ?$ G! z6 S7 N: J! b, n, [
& |  M7 P1 h6 b  但是他没有精力去想太多,因为屋子里的声音越来越激烈,即使是他也有些面红耳赤。他努力平复心境,凭借着境界绕过屏风,终于摆脱了屏风的视线看到了让他终身难忘的一幕。9 s+ N2 m- Z8 Q& M' N3 K1 C
( n4 F0 X5 v' j8 G3 K4 ]$ h
" `4 V3 p( L7 K$ I- x

" }. A6 ~: _* L  撞入视线的,是两具白花花的肉体。% `+ T: v. ^  ^6 s9 t0 d' {
/ n3 p$ x) X# S4 ~0 `, X

$ Y1 n: Z8 R. \$ y5 }1 c( `* b6 \  @$ A
  那个背对着自己不停向前迅疾冲撞的人,赫然就是那日在山下见到的季修!他的背影挡住了身前的佳人,只能看到檀木床边两条修长紧绷但是岔开着的小腿,和那微微蜷缩着的晶莹足趾,那小腿随着季修大力的挺动微微地抽搐着,啪啪啪啪啪的声音让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充耳不闻。
7 f7 @  E0 V% H) w& C/ V( o4 P+ P, m* s. y$ A5 p

6 w) {- }/ N  Q5 I+ A7 T' r. i8 I  D) u) q; h" y2 W* U2 L* \
  季修双手扶着佳人圆润挺翘的娇臀,龇牙咧嘴道:「那日在山下时你不是很骄傲么?还敢用剑指着我?怎么?现在你的傲气呢?是被操得太爽都说不了话了?」  c" N& m4 G! m3 m. \# ]
+ k, M( C; C; u# l

- [; s2 I5 {/ S) H' m, G8 a0 S( ?+ }% u
  身下绝美的女剑仙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她上半身躺在香榻之上,那身黑白的剑装早已被扒光了挂在一旁的架子上,裴语涵的声音没有太多的起伏,即使被操得水儿直流,她依然冷冰冰地回应道:「别废话。」
6 s& b' r0 s4 B& Z/ q" Q- _! [
, d' ?( N) h7 h( v( P1 o
- c; O+ Z+ I* `% q. l% H
5 @- @! D/ h' o  季修身子微微一僵,他隐约有些不高兴。只见他高高扬起了手,对着那雪白娇臀重重落下。林玄言无法看到这一幕的具体,只是听到一声极为清脆的掌击翘臀的声音和裴语涵低低的痛呼声,这一击打得有点重,想来她的翘臀上应该落下了浅红的掌印了。
7 x) S/ c+ E3 N; ]: O6 f1 L" c5 [' C; _# d9 G: ?
8 X# j2 `( Z  k- c
2 |/ q$ m/ V' r) T+ N
  季修恼怒道:「我不喜欢你和我说话的语气,你真以为你还是那个仙子啊,你这小穴被那么多人玩过了还敢这么傲气?牌坊立给谁看?不会是给你那生死不知的蠢师父吧?嘶……」1 c; f3 y+ {' @$ P
$ S$ F: v0 c: t" l7 X
* G- T% k% c5 ?6 T

2 P2 t4 J1 k0 c: y2 \0 b. |  季修忽然倒吸了一口气,他发出了一声极为舒爽的声音:「没想到一提到你师父你小穴都收紧了?如果二十年后他真能出关,看到自己最爱的徒弟如今这副样子,不知道会怎么想?」
( q: {- }, j! o+ |$ j
. E9 r' [% `7 f) s' g4 o9 a+ ]* J3 W: J) N1 O
) F8 r4 `( _: e3 |: U& t$ p: n8 w2 e
  裴语涵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咬着牙回应道:「你闭嘴!你……」3 q2 e$ S% n- H: w) I

6 h/ n1 F0 Y7 j" M5 L7 M: D! L. C  l8 t

" n9 r! I, r7 u! C  n; K  「啪,啪,啪」7 V: ]1 e6 z: T: y1 I

/ U/ L4 E! B; x4 s) N3 e) z
  |% G5 ~/ R* `3 I. D/ v" q1 O( z* Z
  季修扬起手在她娇臀上重重地打了三下,把她剩下的话闷在了喉咙里。他哈哈大笑道:「什么女剑仙,不就是被插穴玩奶的命?快叫两声让小爷听听,不然今天我就打烂你的屁股。」
" t, i3 G2 V% `, ~) H2 ]  O
1 W. `( o# Q4 Y8 e3 h4 _2 Q* h; `' n& ]% M  L
: b3 N' M& O$ A5 O# |3 `8 \/ m
  让她主动浪叫呻吟,肯定是一百个不愿意。如此无礼的要求语涵岂能答应。
$ B: m9 O% k8 S" f+ A; y. n- V( z8 H
! }& U( S. N* d; @+ {8 H1 [

: q, M1 a( K& a. P! X% c" h* j* H  但是让林玄言没想到的是,仅仅是片刻,裴语涵真的发出了两声极其好听的叫声,那叫声听上去有些刻意,也有些生疏。但是听在季修耳朵里,却瞬间干柴烈火般点燃了他所有的欲望。4 d' K* B- T& r: _* N
4 }. n. z7 q0 A. \+ g5 A
* Z: o5 l8 I; y3 m  S

! C! l  n+ Y4 |  他怪叫了一声。猛然加快了抽插的幅度和力度!势大力沉,根根入底。随着他大开大合的干弄,林玄言甚至可以听到那肉体交合之处噗嗤噗嗤的水声!% ^" C% {+ L2 J  d/ [

7 M' J7 q1 E7 c& |, j! G
" R' P" Z" W: n* K. j' f" P" w; z# ?; Q
  「我肏死你个母狗仙子!」季修的身体都有些微微扭曲,他大腿的肌肉猛然绷紧,显然自己也在高潮的巅峰了,他的身体都随着抽插颤动了起来。而被肆意鞭挞的裴语涵灵秀可爱的足趾也死死地蜷曲了起来,可见她也被干得欲仙欲死了。
$ C3 ]  B6 w' O9 j$ F3 k! A, _
% U7 j& _1 b1 A" z- A: K
/ A# k2 E% O, g+ c- F  Y# Z5 Y7 f: g  C/ q) r* g: |
  「嗯……嗯嗯……唔……」裴语涵死死地咬着牙齿,不让自己浪叫出声。5 v( y- |% Y' t6 a6 q* E/ ]
% D* m% t5 z+ Q5 E, @: m& d1 ]$ A$ ^3 ~
  E7 l0 M5 l: F$ b

% J- t$ s" [% F5 e) N% f  那季修忽然抓住了她的双腿,猛然向两边一掰,裴语涵的双腿猛然被掰开,本就在高潮边缘的她身子忽然被如此玩弄,一下子叫出了声。
7 p- Z: d9 r- }4 X
& U: w# K0 I$ c% E
- P2 G9 {- @* J% E1 r; b" ?  h- l7 r) @7 t
  那一声浪叫之后,季修双手擎着她的双腿,几乎将那双腿撑成一字了,于是那粉嫩单薄的嫩穴便彻底绽放在他面前。而裴语涵一旦开口想要闭上嘴就很难了,就像是堤坝被洪水冲撞开来,她再也控制不住,发出了许多声听不出是舒爽还是痛苦的叫声。
9 J; [1 A" A& {2 t# O7 L. j
1 _) Z5 L& Y5 U
: R% Y+ F: s. C( f, {
" a* L% X" a. m8 C0 R: g* p  差不多抽插了几十下之后,季修彻底达到了顶峰,他颤声道:「我要射在里面了!」8 J& A) O. f2 Y2 |
2 t6 x' J% x+ M6 V
  g# ~/ `; ~5 U8 f

# y& z$ P/ U6 U4 u8 e$ y  裴语涵根本没有力气制止,此刻她早已被滔天的情欲吞噬,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哪里还有半点寒宫剑仙的样子?季修对着那雪白娇臀狂轰滥炸,忽然猛的止住了身形,将自己死死地贴上裴语涵的身子,裴语涵柔软的翘臀被紧紧挤压,他的肉棒和裴语涵的蜜穴紧密地融合在了一起。
0 j! m. L7 x% V; |. W
# r  N" T- T' R$ r' p+ l
- l' `2 H7 F# C7 B5 Y( H8 t
/ R. T$ i8 E- P# w) O0 S1 c6 o  「啊……松开啊……嗯……啊……不要……」裴语涵早已被干得难以说话,她的双腿被放了下来,无力地趴在床上,看上去是侧着身子的样子。
6 m# ], X& V, k+ a6 T8 E# v+ t- P
3 i8 f8 E" d) F! ]( D
5 b$ `- {/ Z% ^, \# v
3 ?% I8 H2 H' Z5 u  而此刻林玄言已经躲在了书柜后的阴暗处看这一幕活春宫,从他如今的视线里望过去,可以看见裴语涵侧过身子的样子,甚至可以看到她挺拔胸脯上那嫣红的蓓蕾。
. X2 l* ~. @+ t2 T& x) m& f$ `- n  S

0 m/ W! t- L2 O2 T% z# i
9 _+ |5 i' }4 h  D8 M- d' Y1 G% M  季修气喘吁吁地拔出了肉棒,那雪白的精液在她粉嫩的穴道口缓缓溢出,看上去一片淫糜。而裴语涵的娇臀上也落满了绯红色的巴掌印,她早已绵软无力,只是还努力用胳膊肘撑起身子,缓缓开口:「你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阁主要你转告什么?」
6 J0 C2 u( r  J" I3 J8 ~  ^
& }3 r, _4 ^' r; t4 x1 L2 l
" q4 X4 i% L( g6 e
( C/ D2 F0 _& l; g0 y- ~  那刚刚舒爽完的季修没有理会她,只是啧啧赞叹道:「裴仙子的嫩穴果然紧致过人,如此好的身子修剑实在太可惜了,不如……」% k' _4 N: }% S8 H4 e' l& f
- q( u# E; W; r/ j9 N% h" T

: L. V* K1 c* T& y, y8 r; Q; S$ P# b1 j( t% u
  裴语涵冷冷道:「我没空和你说这个。」8 A  S$ j* e6 ]3 R0 \
) V. X  c. Q$ |
4 x& }$ L, j3 s$ n! |0 Z' U
3 P" n  T& _) T5 j/ G# n# ^& D
  季修气恼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神色凶厉道:「不许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3 O/ }# @' W/ m1 H  Q1 k4 ]
( T* e& S+ y& u% {, l. l/ V
' d! F3 U. x- l' u. a/ D; E' l
, ^5 ?6 B) T  D/ `) v+ q( N  裴语涵吃痛地嗯了一声,但是神色依旧冰冷。
! I5 x, D3 U" a4 {5 R/ @, H0 n+ e) B6 Q7 F1 M% f
. l% z$ G) }' _  S8 A3 v/ B
7 u7 e% g; k6 ?. k& J, F) t
  季修嗤笑道:「没什么大事,难道我想来肏一肏你的小穴还不算大事?」) _, {$ ^/ K( A* |4 `! H; A5 O+ {
* Y& O. f5 [# c0 a. V+ ?
( @! ]4 J6 f$ B9 a

7 Y* Z; ?) z' N5 q7 c1 [  裴语涵冷冷地看着他,不置一语。
8 s" }' c- r) \  J& l3 e3 t0 h
- K% Y# T4 c1 a# L5 F
4 q, S+ ?/ |# I: |
$ Y/ D+ o# W$ \0 ~# d0 n1 x  季修这才说道:「好了好了,我们阁主叫我来是交给你这个。」4 @" W) _. e- ~' E; [
& o  \. ], o* B- c! o, Y8 e
; f/ r8 o. j, U  k7 F

* [0 N) h: L; y# `# k) w3 l3 X- _* A  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信一样的东西交给了裴语涵,「这可是我们阁主为你争取,但是到底能不能保住剑宗就要看你自己了。」% p- L. E4 n1 \  d) Y; }

. c9 a0 [+ n6 a: p2 x9 p8 L* F, Y0 t0 K( s1 e8 r7 I: k9 B
9 C4 Y' N* k  g/ q$ ^9 I. |0 J
  裴语涵的声音终于有些缓和:「替我谢过你们阁主。」
, V* S% Q+ r0 q/ \7 {: N# s7 Y( z
  o$ C# t, z# `& x# x
4 A  ~6 V+ f! _
  季修的目光不停地游移在这副赤裸的娇躯上,裴语涵的容颜被誉为轩辕王朝四大美人之一,如今这副样子便更是美不胜收。只想让人压在身下好好怜爱。0 w$ S, |& G" L* v

+ n, Q6 E+ B% M$ F4 u0 c/ p$ E( w% x; x. P7 B. ^+ V: ~# K8 ?
3 `" V0 K% }; r( S
  裴语涵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她说:「今日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复命吧。语涵还有一些其他事情要做。」. v3 u( P8 {3 V7 t# [+ j" k
/ s( |1 H; B  \  @# L& v
' M" i* `3 C+ b+ M( E
5 E2 [4 C% Z" H% o8 h+ V
  季修冷哼了一声:「要不是阁主另有吩咐,真想肏你一晚上。不把你肏得哀声求饶我就自己散了这毕生修为。」
/ N& r2 k: p) f
6 r' Y* b2 o0 O# \8 L+ D8 O! c
5 E& x& V8 C- E7 [3 k& a9 ~; N0 P9 E: i
  裴语涵不理他的淫词浪语,只是说道:「语涵不远送了。」* V2 p1 l/ F" s+ T* U: ^* i

% d' @0 r- Z% m5 I- H- J% {. _2 ~- a# H3 w, S: u; w6 F- w& ^
7 X2 o( U5 w) ]0 K
  那季修猥琐地笑了一声,伸出手摸了一把裴语涵柔软挺拔的酥胸,手指还不忘捏了捏乳峰上的蓓蕾,冷笑道:「裴仙子……以后,我们来日方长啊。」) I: w/ ~0 Q8 b, F  H9 X; J
1 ^8 a6 }- w1 G3 Q& P
- |4 Y8 N; \, @+ F6 U( y8 H
9 i: m4 }3 I, S) D& e
  ……+ x5 W+ F+ K- }6 j$ n

! Y& z# o, u" y5 z
6 p8 p- _+ I9 e) @( M( s5 g$ W
6 u% n) @9 k: i6 v  ~- a. a  一直到季修出了门,裴语涵才披上了一件单衣,她转过头对着黑暗处的某个角落,平静道:「你出来吧。」, |) x1 [/ a9 t  P

( [% e% ^8 \& v  x, {
- K" s' n" _7 t; J! S4 L# l! u4 i" {2 i5 D
  林玄言叹了一口气,自己现在的法力果然还远远不足以让自己不被一个化境的强者察觉气机。
6 S  w8 ?/ C+ @. z3 j+ N3 L6 j3 p- z6 e1 C
2 u9 j3 q7 N$ x* r
) C8 Q* B0 I/ u" W9 G
  他从阴影中走出,看着这一位被那个阴阳阁的低劣男子肆意淫玩的绝色少女,此刻他很难把她的样子和五百年前那位自己的徒弟重合在一起。他很想开口问为什么,但是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 [  ~; H7 g5 e1 L3 \, k) X/ P" u; [8 ^' Q: V7 `
# M& F9 ~; N( s( c9 R9 F) t/ o

' D7 E: ]8 v7 R) Q( [+ `  披着单衣的裴语涵还没有扣好扣子,所以可以看见她平坦的小腹和露出了冰山一角的柔软胸脯。- s! b+ @! \$ y7 F7 t3 H5 L. e
0 |1 `4 Q, x0 `: X" D0 ]
8 H, r8 z2 C% Y0 T& n7 ]2 n
9 {3 a, w4 p8 O
  裴语涵一边扣着扣子将那些春色锁在衣衫里,一边看着林玄言,问道:「你都看到了?」# P9 B  W9 D( S0 t" b0 M1 G' X
+ Q" i" L! k& V& t

# M1 b' X; K9 I5 k, U& }0 l- J: i- W9 v
  林玄言最后望了一眼那尚且咕咕冒着精液的狼藉下体,垂下了睫毛,收回了视线,看着裴语涵,说道:「我说没看到,你信么?」7 p# f& u4 G5 v9 J. J+ I
$ Y7 ?. E+ _3 X$ J
3 G. Z3 C# z( v! v

& H9 }/ k* A, q9 L% _# A7 {- _  ……7 X( g% r: ]/ n/ U
' ]  I0 E9 {. n
4 a  Q/ L9 O" O/ c# t4 e

% |9 d7 M. X+ }9 g0 ^; _; b: y+ Z, e  |5 S* d0 h
神女, 仙子, 绿, 后宫, 修罗场
' }/ l& c* W8 D: J  h* o本主题由 admin 于 18小时前 审核通过 ! l3 [6 Z& h0 s$ B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7

帖子

8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96
发表于 2022-10-11 17: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我全都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8

帖子

9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46
发表于 2022-10-11 17: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19

帖子

86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69
发表于 2022-10-11 17: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能看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5

帖子

9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2
发表于 2022-10-11 17: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夸就完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6

帖子

9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9
发表于 2022-10-11 20: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谁顶得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0

帖子

1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3
发表于 2022-10-12 15: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身体被掏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12

帖子

7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772
发表于 2022-10-13 14: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会说话就多说两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33

帖子

45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455
发表于 2022-10-14 00: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可可书吧给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43

帖子

85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50
发表于 2022-10-14 09: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键盘有他自己的想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扫码关注官方公众号,领取会员福利

手机版|搜书吧-十年回归,最新最全小说 |网站地图

GMT+8, 2022-11-29 08:07 , Processed in 0.12489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